熱帖
  南都訊 記者張東鋒 因為官微中的一句“區委宣傳部副部級領導”,武漢市蔡甸區城管局官微與南京城管隊員趙陽等網友展開爭論。面對後者質疑“副部級”的表述不嚴謹,前者認為在具體語境之下並無不妥,質疑者才是“官本位思想作怪”,並反擊兩位提出批評的網友有“奴性”。對此,蔡甸區城管局一位分管宣傳的副局長告訴南都記者,微博是他發的,他堅持認為趙陽等人的質疑有借題發揮之嫌。
  “副部級”稱謂遭吐槽
  @蔡甸城管與網友的爭議源自其7月11日下午發的一條微博。微博寫道:“2日,區委宣傳部副部級領導……武大客座教授高池應邀到蔡甸區城管委講授新聞宣傳基礎理論及創作技法。高教授從新聞線索的發現、新聞要素的提煉講到新聞策劃與文稿撰寫……極大提高了城管信息員的理論水平和實戰技能。”
  @蔡甸城管於2013年3月22日上線,粉絲已過萬。
  “我真被嚇到了,區委宣傳部‘副部級’領導,好大的官!”一小時後,@橋上人家看到@武漢城管轉發的這條微博並點評。@橋上人家是活躍在網上的一名南京城管隊員,本名趙陽。
  對於這句評論,趙陽昨日在接受南都記者採訪時表示,當時只是想提醒一下對方,這樣的表述可能會造成網友誤解。他說,參照公務員法,副部級是有特定的指向範圍的。
  作為知名城管隊員,趙陽經常對涉及城管的一些熱點事件發表評論。從其微博記錄可以看出,他還特意使用了一個“#點評城管官微#”的話題,對一些城管官微的發言進行點評。比如,就在這次質疑@蔡甸城管之後,他還質疑過株洲城管官微的一條通報犯了常識性錯誤,後者隨後就刪除了原微博。
  “更多是一種商榷。”趙陽向南都記者解釋他的做法。
  城管局稱被“歪曲利用”
  與株洲城管悄然刪微博不同,@蔡甸城管決定反駁,稱對方是“官本位思想在作怪”,同時還反問:“城管就不能請副部級領導來講課?”雙方一來一往,引起不少網友的關註。
  “‘領導’不能亂叫,‘蒞臨’不能亂用。”網友“大波不打波”評論。另一位網名為“肖文武貝健031417”的網友則回覆:“你這樣說話,你們領導知道嗎?”對於這兩名網友的評論,@蔡甸城管一一做了回覆,認為對方有“奴性”。
  昨日下午,@蔡甸城管又一連轉發了兩條長微博回應。
  南都記者註意到,這兩篇標題分別為《你知道“漢川市副市級”領導是什麼級別的領導嗎?》《城管官微就是要理直氣壯地發出自己的聲音》的長微博,都來自騰訊微博網友“明(ID:m inyong-9161)”。這位網友沒有認證身份,但頭像與@蔡甸城管此前發佈的高池到蔡甸城管局培訓照片中的一名參與者一致。
  “‘區委宣傳部副部級領導’的說法有何不妥?”作者面對批評在長微博中反問,“撇開特定的語言環境,武斷地指責‘副部(廠、所、站、院)級’等約定俗成、人盡皆知的表達方式不嚴謹,那漢語將被逼成啞語。”作者認為,“‘區委宣傳部副部級領導’一說被人斷章取義、歪曲利用”,“足以說明當前城管工作的現實和輿論環境還十分惡劣”,並稱質疑者“淺薄無知、嘩眾取寵”,是“官本位主義、封建遺毒作祟”,還呼籲“城管官微必須努力加強政治理論修養”。
  發佈者:據理力爭因有底氣
  在接受南都記者採訪時,網友“明”坦言自己是蔡甸區城管局一位分管宣傳的副局長。他還證實,引起爭議的@蔡甸城管微博,以及後來反駁的長微博都是他發的。對引發爭議的“副部級”稱謂,這位副局長解釋,原本在日常工作中就是這樣稱呼的,況且這個稱呼前面還有“區委宣傳部”這個語境,因此並無不妥。
  在他看來,趙陽作為一名城管人員,這樣的質疑不僅有借題發揮之嫌,而且會影響城管的團結和形象。他承認微博中的一些用詞可能“有點激烈”,但不贊同就此而沉默,沉默要麼是因為自身底氣不足,要麼是擔心禍及其他,但總歸是自身不夠硬。“我在工作上、作風上有底氣,當然要據理力爭。”
  而趙陽覺得,對方面對批評時的回應才有損城管形象。他提到,自己長期點評各種城管的官微,“基本上對方都能誠懇接受”,“嚴謹的表達對於管理好城管官微是有幫助的,也有利於提高城管的形象。”
  在趙陽看來,@蔡甸城管用“奴性”回應網友,還用官微轉發個人的觀點、言論,“不太合乎規矩”。“副部級是個小問題,應該怎麼面對質疑才是大問題。說網友奴性,扣這麼大個帽子,是我堅決反對的。”  (原標題:城管官微言論被指不嚴謹 斥網友借題發揮有“奴性”)
創作者介紹

kw48kwaik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